中新網8月5日電 據香港成報網報道,內地社交軟件在網絡平臺度過最初的規模繁榮後,近年來開始呈現亂象。繼內地互聯網信息監管機構大力打擊以粉絲數量浩大特征的“大V”群體利用微博進行謠言散播後,一年來迅速膨脹的微信用戶群體開始“複製”當時微博的監管者們看到的亂象:政治謠言、暴力恐怖傳聞、欺詐營銷、色情賭博信息等違法違規行為在微信朋友圈和公眾號之間“互動”,其疊加傳播效應的破壞力不容小視。
  “一些人借助這一平臺向公眾發佈不良或違法有害信息,嚴重破壞網絡傳播秩序和危害公共利益”。各種跡象表明,內地或出手更嚴厲手段,對微信圈層傳播中的各類謠言及傳謠源頭的懲治將“一步到位”,重點在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保護公共利益。
  殺一個“回馬槍”?
  事實上,早在今年5月27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聯合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門就召開專門工作會議,部署在全國範圍內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微信等移動即時通信工具專項治理行動,集中整治移動即時通信公眾信息發佈服務中的違法違規行為。
  這次行動給公眾帶來的印象是一些“活躍”的微信公眾號消失,其中一些在恢復後變得謹慎起來。熟悉輿情並關註社交媒體傳播進程的觀察人士稱,幾乎每一個在內地引起焦點關註和民輿議情的話題,如烏克蘭克裡米亞局勢、臺灣反服貿行動、MH370空難、香港普選議題和有關游行、徐才厚和周永康被查、7月解放軍大規模軍演等,都可以看到以微信圈層轉發為代表的“謠言”病毒式傳播,說明“為期一個月”的專項整治並未到達預期效果。隨著一些微信公眾號變相“轉世”複活和通過技術手段隱形傳播,伴以微信群限定人數上限擴展為500人總數,紛繁複雜的微信群及多點交叉多傳帶來了多類亂象並存的局面。
  按照當初治理微博傳謠的成功經驗,內地互聯網信息監管方需要從源頭懲治入手,凈化微信圈層里信息雜蕪,避免“隨手轉”等基於朋友圈社交心理的習慣助長不負責任的謠言散佈,對於以為整治行動“點到即止”的傳播人群而言,這一有可能迅即展開的規範整肅有如殺一個“回馬槍”,意義與效能追求長效管制的落實。
  “內傳”演變的擴散
  鑒於上一次對微博傳謠的大力整治,配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轉發500次即構成謠言傳播的入刑定義,公眾已漸漸清晰且嚴守對於陌生人群的“求證”式外傳所帶來的定罪可能,但基於朋友圈內的微信人群,則在意識上還沒有清晰的擴散認知,在個人微信朋友圈轉發依然是很多人的“舉手之勞”,個中顯然是不確信息並危言聳聽的傳聞依然以“內傳”心理被隨手傳播。
  基於微信朋友圈的好友互駐設置,這些“內傳”的信息中,謠言已同樣演變為真實地擴散,且其傳播效能和即時性並不亞於微博的博主對粉絲人群的廣播,除專業媒體外,一般公眾鮮有核實消息真實性及進行描述可靠性的專業處理能力。雖然“姑且傳之”的謠言類信息在微信朋友圈並沒有微博粉絲吸納上的驅使動力,但是努力扮演“新奇信息的第一手獲取者”的心理,依然使得大部分微信使用者以無形中的傳謠者參與到制謠者的主觀動機中,成為擴散謠言的推手。
  上海復旦大學新聞學院教授朱春陽曾對媒體總結過微信朋友圈謠言的共同特點:看上去很激動人心;具有煽動性;立場非常堅定,而且基本都圍繞著人們關心的話題;沒有標註時間;沒有準確的消息來源。
  消息人士指出,監管機構掌握的證據顯示,主觀製造謠言源頭的發佈者,具備非常精準的公眾心理判定能力,且在具體信心的謠言內容上進行了高水準的表達設置,信息字符長度、口吻和用詞均“不露痕跡”地發佈“不著邊際”的內容。
創作者介紹

麥當勞叔叔

er16erkz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